虛構螺旋寓言
關於部落格
C'est la vie
  • 45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KNOWN

不算寬敞的練習場裡,我隨性的躺臥在巧拼上,眼神飄向正專注的對沙袋猛攻的L 流暢的招式、迅速的反應、準確的攻擊 這些是我一直追不上卻又移不開目光的元素 在我的感知裡,L的動作既快又漂亮,總是在一瞬間就完成了 肢體與沙袋接觸時的撞擊聲將靜默的時空切割,一段段同樣無聲無動的時空區塊 練習時不語,這是我們的共識 「一切要從頭學起了。」,這是L今天開始練習前丟出了唯一話語 看著L像是要將全身精力用盡似的攻擊,我心裡大概知道這句話從何而來 一邊默默地觀摩足技動作,一邊盤算著待會兒要說些什麼話 先發制人,上、中、下,三段連續旋踢 世界運行的過程中,存在著太多的事與願違,小時候覺得那是種種的無奈 隨著年齡增長、眼界漸開,開始慢慢的接受這是無數的必然 「老天的安排。」 當我能夠不矯柔造作的說出這句話時,樂觀及坦然早已融入自身細胞中 這是對自我生命的順從,但不是過分的依賴 反制對方,前踩、前踹、側踢抵抗攻擊 想起之前L給我看的相片,關於法國的華美與簡樸、繁鬧與幽靜 唯一看不到的是攝影者自我的記憶與感情 若是有一天,再度站上相同的位置拿起相機,鏡頭會捕捉到什麼? 對於構圖者而言,肯定不會是完全相同的畫面 一如曾有的片段不會重來,心情是無法複製的 背後來襲,後踢、後旋再順勢拉回正面 過去所經歷的某些故事,有時會在意想不到的時空下,以全新的姿態降臨 即使樣貌完全陌生,但依舊美好、依舊幸福 所以,為什麼要「重來」? 時空已變換,同樣的舞台、同樣的角色,手中不會握有相同的劇本 對於「重來」,我認定它的無意義 壓迫攻勢,於近、中距離採取上抬下壓 歡欣、苦悶、傷口、領悟,歲月在我們的心上總會刻畫下些什麼 再度回頭時,萬事萬物沒有一樣是完全相同的 沒有一定要回去的地方,也沒有一定不能回去的地方 何謂「執著」? 閒人空使自己惱怒的玩意兒罷了 加強擊破,空中連續旋踢及360度踢擊 嗶─── 哨聲響起,動作停下,短暫的休息時間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下一個會更好」,糟糕,一出口就有點後悔了 一貫的白話又直接,我的平庸結語 「哈,很有你的風格啊,Emily」,L笑了,帶著喘息、乾乾的笑聲 「可惜我不像你,我需要點時間學習,學著習慣很多事」 「『一切要從頭學起』?」 「嗯,沒錯,覺得很誇張吧? 不過差不多就是這樣」 L把毛巾蓋在臉上,慵懶的仰躺在巧拼上 我的視線隨著毛巾及胸口起伏,一上一下,伴隨著微微的呼吸聲 催眠的節奏下,我想著L的未來 從此以後,得一個人笑,一個人哭;得一個人吃飯,一個人讀書 得一個人跑展覽,一個人去旅行 得一個人為設計而癡迷,一個人因畫面而感動 得學著習慣就算自己一個人,也能活的很好、過的很精采 「孤單嗎?」 「當然」,隔著毛巾,L的聲音糊糊的,「不過我不會逃避,這是一個新課題」 快到達極限時,不再想著要為了某人而勇敢,為了某人而堅強 即使沮喪的想停下腳步、哭著說做不到,也要緩緩的努力向前邁進 單純的為自己而前進,讓自己的生命越來越美好 「換個角度想,『他』也在面對這個新課題吧?」,我喃喃的說著 「你這算是拐個彎的安慰說法嗎?」 「看你怎麼想囉,我只是說說自己的想法」 頭頂上的電風扇轉呀轉的,為沉靜的空氣製造出些許流動 「看來我得學學你的達觀了」,L邊說邊掀起臉上的毛巾,帶點微微的笑意與不認輸 「太像我其實不是什麼好事喔」,我揮了揮手,「豁達過了頭」 「這有什麼不好?」 「會太習慣單獨一個人,喜歡每天自顧自的過日子,帶有自我中心的獨立」 「可是你過得很開心嘛?」 「這倒是真的」,我無法否認 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值得用心去度過 都值得在每個開始及結束,獻上最真的感謝與謙卑 或許直到生命的最後,我依然無法得知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成為現世拼圖的一小塊 但是我為自我生命歷程中的每一個日子感到喜悅 L坐起身來,用手中的毛巾胡亂地擦著臉 「放心,我會挑好的方面來學」 「那就好」 砰的一聲,毛巾從L的手上以拋物線路徑掉進角落的袋子裡 休息時間結束,選手請就位,開始進行下半場 -- 以前寫的文 標題的"UN-KNOWN"不是真的文章標題,只是想不到主題 前一陣子和友人在清理網路上我們以前留下的黑歷史紀錄及坑洞 (戲稱為掃雷計畫) 剛好翻到電腦裡的舊文存檔 發現一些從前寫一寫就被丟著遺忘的舊文和編劇 這篇算是我重新看過一遍後,當下沒有立刻想按delete的文章吧 就當作是迎接2008年的最後一篇2007年發文吧 不然Blog真的要發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